當前位置:首頁 > 軟件與服務 >

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:反思我們最大的問題——“重硬輕軟”

發布時間:2019-11-14 12:43:12 來源:中國軟件網 作者:emon
[摘要]11月14日,由中國軟件網主辦,海比研究、光明網聯合主辦的“洞見2020中國企業服務年會”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隆重開幕。

11月14日,由中國軟件網主辦,海比研究、光明網聯合主辦的“洞見2020中國企業服務年會”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隆重開幕。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先生出席會議并發表主題演講。以下為演講全文:

各位嘉賓,大家好。

有機會來參加這個會,學了很多東西,剛才曹總講了很多報告,對我們非常有用處。

今天我主要跟大家講一下自主創新,歸根結底來說,軟件開發與發展還是依靠軟件人才,這是第一位的。我講這些,對不對,供大家參考。

我們現在經過中美貿易摩擦,中國什么水平?很簡單,我覺得中國第二,我是說軟件信息服務業,我們整個軟件領域世界第二,比美國差一點。

我們雖然有短板,相比來說也有長板。這個事實根據挺多,我列了一個排行表,華為排第一,多少呢?1.3萬億,網上也在評論。

我覺得華為沒有上市,估值多少是很難的。我也覺得排第一,大家是不是沒有疑義?因為華為目前的體量,整個業務范圍在世界上很難有人可以比。

華為8萬研發人員,全世界知名企業一般2、3萬就不錯了,華為研發人員數量很多,從創新角度來講,我覺得華為的創新能力是可以的。

中國哪三家最厲害?華為、阿里、騰訊。美國有6家,亞馬遜等等。韓國有三星,因為韓國比較支持一家大公司發展。整體來講,日本水平好一點;歐洲、法國、英國都不錯。

現在ICT領域,第一梯隊是美國,第二是中國,第三名就比較多,比如歐洲的一些發達國家,英國、法國、日本、韓國等都屬于這個團隊。再下面是印度等第三世界,可能后面更多了。大體上這是我的一個基本看法,不能太高,也不能太低。

我們為什么現在受制于人呢?我們的技術門類很全,無論傳統產業或者信息技術,中國的產業門類世界最大,但是我們往往處于低端,在各方面參與全球技術競爭。因而會出現一些短板。

最近看到,華為、中興事件暴露了短板(芯片硬件、基礎軟件、工業軟件)。剛才劉院長也講了,國家正在大力支持工業軟件、基礎軟件方面,這是明顯的。

我們也領先的地方,像5G、人工智能。5G肯定是目前走在前頭,其它一些新的信息技術,和國外來講差距要小,互聯網應用也比較好,這有利于我們的技術發展。

但是我們的原創技術在創新方面還不夠。我們搞軟件的,從軟件角度講,現在工業軟件、操作系統很容易被國外廠商制裁,我們其實比較弱。我講了主觀上的原因,也有客觀上的原因。大家知道,因為中國以前比較落后吧,70年與人家100、200年工業化相比,我們70年建國以來還沒有完全趕上,還需要加緊時間。此外,人家不是那么容易被你趕上的。

我們主觀上有三個原因,特別是軟件,供大家參考。

原因1:“造不如買、買不如租”的思想影響,比較普遍。

原因2:重硬輕軟,很明顯。

原因3:“穿馬甲”的問題。

我舉一個例子,現在大家知道我們EDA軟件,在制裁華為就不能用,很容易就制裁了。因為是芯片產業鏈之中的源頭,芯片設計第一要有軟件,這個軟件就是美國三家公司壟斷了,中國拿不出一個好的東西來。

從軟件來講,屬于基礎類軟件(操作系統),所謂工業軟件,即是面向集成電路的工業軟件,這又是硬又是軟,兩邊看你怎么分了。

我們曾經在1988年,當時國家有一個任務,有一個項目是熊貓系統,就是搞EDA軟件。為什么搞呢?因為那時候有一個巴黎統籌會(巴統),當時冷戰時期發達國家對社會主義禁運。巴統禁運以后,我們國家決定自己做,華大1988年開始做,后來也做了一定的成就。

但是1994年就不做了,原因是1994年巴統解禁了,解禁以后各方面說,能買到的就不要做,自己做要投入很多錢、很多時間,不愿意做。“造不如買、買不如租”,這個就停了。停了以后,1994年沒有做,基本就停止了。

在這種情況之下,現在大家知道重要了,中國做EDA的,5、6家公司都在問,很多人都在想辦法趕上。大家知道一定要做,像這類重要的軟件,操作系統也好,供應軟件也好,你不做,人家遲早要砍掉你。但是你想,我們有一二十年沒做了,我想短期不容易做出來的。

一二十年沒做,如果我們現在做,像北斗,我們和GPS同臺競爭。如果我們做EDA,現在也在世界上有一個競爭。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,還可以舉很多。這個很典型。

我們自己沒做,不是我們沒錢,沒人,沒市場,都不是,是自己不想做,是自己造成的,這是主觀原因。

軟件投入作為地方負責部門都不愿意投,因為投了軟件以后如果失敗的話,很難說得清楚,因為硬件你可以有產方,幾百億設備也看得見,那產方設備欠債,軟件一投下去,如果失敗的話,人一走什么都沒有了,所以也不愿意投。

確實中國具有很好的條件,很好的發展前景,但是這個發展主要靠我們原產。下面我會專門講軟件,講我們的條件好,人才好,市場大,我們的軟件主要是內銷的。更加重要的是,還有我們政策很好,我們知道2000年18號文件,2010年的國發10號文件,現在信貸政策也會出臺。

但是我們缺了一個什么支持,錢。這個有困難,但是國家也在投入。這些年據說不到50個億,這個投入基本上可以說沒什么投入。很多企業到最后不敢投,萬一這個軟件沒成功,就沒法說清楚,他說我這個錢花了沒法交差了,所以這個是我們很大的問題——重硬輕軟。

本來中國軟件我覺得還應該更好,但是現在已經不錯了,我們也看到增長那么多,已經很不錯了。如果我們解除了重硬輕軟的障礙,我們的軟件市場肯定還會更放大。

(文字根據現場講話整理,未經本人審閱)

【返回首頁】

德甲积分 青海快3规律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未来云南麻将 江苏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合法不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l 江苏快3开挂 十五选五超长版走势图 九鼎期货配资 福建11选5贴吧 怎样通过理财让钱生钱 广西快3非凡彩票 3d今天的试机号 熊猫四川麻将1元押金群 极速飞艇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