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軟件與服務 >

火炬孵化O’park事業部總經理舒鼎秀:實現與企業的共生共融、共生共長

發布時間:2019-11-15 22:19:18 來源:中國軟件網 作者:emon
[摘要]11月14日,由中國軟件網主辦,海比研究、光明網聯合主辦的“洞見2020中國企業服務年會”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隆重開幕。
  11月14日,由中國軟件網主辦,海比研究、光明網聯合主辦的“洞見2020中國企業服務年會”在北京香格里拉飯店隆重開幕。火炬孵化O’park事業部總經理舒鼎秀出席會議并發表主題演講。以下為演講全文:

  

  各位嘉賓,大家下午好!非常榮幸能夠參加“洞見2020年中國企業服務年會”,我是來自于蘇州火炬孵化集團的舒鼎秀。

  我們總部在蘇州,非常美麗的地方。我們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,從2006年開始投入到孵化器運營、園區運營的領域。13年來,不改初心,不斷摸索,進入民營資本的孵化器運營和企業服務這條路上,一直堅持著我們的理念。

  目前經過了13年發展,我們在全國建了150多個基地,4萬多家線上線下平臺孵化服務的企業。今天我將從園區運營的角度來探討如何更好服務企業,以及構建運營生態的問題,希望大家不吝賜教。

  首先,我們處在一個信息革命引領的新世紀,以孵化器為代表的園區運營和企業服,進入了高質量發展的提速期。

  但這樣一個提速期,面臨什么樣的狀況呢?

  首先,我覺得是一片動蕩的江湖,這片動蕩江湖不管從孵化器2.0年代,還是在共享經濟無邊界競爭等時代,像萬物互聯的大數據,或者5G,或者區塊鏈等技術,已經涌現到我們面前,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企業品類。無論是技術,還是理念,還是專有的名詞和商業模式,都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顛覆。

  這種顛覆著對我們的孵化器,尤其是企業服務來說,又帶來了一種新的挑戰。不再僅僅是天使投資、物理空間和運營模式,更多考慮到企業服務新的模式,以及資源的聚集、資源的入口,以及產業如何更快革新的問題。

  這一切的一切,使我們處在的一個不確定的世界。這種不確定帶給我們一個什么樣的思考呢?

  首先,從企業服務考慮角度上,我們來理清關于園區運營和服務的基本屬性問題。為什么會處于混沌的狀態,或者是迷茫之中,雙創到底走向何方,到底怎樣才是高質量發展,或者如何打造升級版。

  起因是我們一直處在糾結物理屬性和服務屬性的過程之中,這個過程之中,一批孵化器可能會比較迷茫。

  但走出來的基本上都找到了一片新的天地。這種新的天地,至少以孵化器為代表的園區,不是地產業,這是我一直強調的觀點。本質上具有物理的屬性,但是絕對不純粹屬于此。

  我個人認為,WeWork估值的腰斬,從400億美金降到了50億美金,從原有地產的屬性到服務性屬性的一種轉型,不完全屬于孵化器行業。

  所以,我個人認為,更有生命力、更旺盛的是強調服務的屬性。從第一階段(租金盈利)一定要向企業服務方面轉型,才會有更大的市場空間。

  而作為以孵化器為代表的園區來說,根本的特征是什么?是一個巨大的企業流量和資源流量的入口。

  以火炬孵化集團為例,十幾年以來,累計孵化了4萬多企業。不只是注冊在網絡平臺上的用戶,而是活生生長在我們身邊,在我們身邊生存發展和不斷裂變,我們通過強大的招商,以及各種各樣導入,進行技術、投融資、創業輔導等服務,做了N多數據庫。了解創業者的喜怒哀樂,事無巨細了解經營發展的每一個過程。

  今天這4萬多家企業,就是一個巨大的流量入口,是一個非常大的整合資源的入口。要拿這些企業來干什么?如何才能變現?我們今天整合到了這些企業資源,并且通過我們的孵化,一直與它同在。

  怎么樣實現與企業的共生共融、共生共長這是我們探究的話題,在會后也希望各位專家多給我們提一些建議。

  從我們經營的具體經驗來看,我們在打造園區服務生態鏈條分階段完成的。我們在全國500個基地,分產品、分析、連接和分享四個步驟,打磨這一個生態。

  產品就是我們的企業。這個企業不只是一個名詞,或者是統計上面的數據,而是具有完整的記錄,記錄了企業在原孵化期間的成長軌跡。這種成長軌跡從第一天進入到我們園區開始,此后通過每個月的走訪,事無巨細了解企業的服務需求,現場或者事后給出解決方案,我們構建出了一年最少12次拜訪企業的數據庫。每一家企業最少在我的平臺上滾動3年,甚至更長。

  我們通過完整記錄在孵期間企業的成長軌跡,挑選一部分(最少40%以上的客戶)成為我們孵化服務的核心對象。同時,在里面又挑選出20%可能值得投資的優秀種子,與無數的專業投資公司合作。這是第一步,細化打磨我們的產品。

  第二步,我們進行具體分析,分析需求,關于創業的需求,包括所需要的產業環境、政策環境、投資和外部資源,當然這具有AI的特質。

  我們通過了解發現,一般情況下,一個企業愿意到我這來駐扎,不管用招商引資的方式,還是通過其它服務落地的方式,最核心的是要選擇一個落地的城市,或者在這里扎根,是非常關注這幾個關鍵點,這是我們通過對幾萬家數據得來。

  最能夠吸引企業的當然要靠近市場,客戶的群體要市場營銷服務來吸引。

  其次,我們企業愿意靠近政策(政府扶持、政策申請),這個政策不僅僅條文,而是具體的解讀,以及文字背后上看不到的東西。比如說每一個地方政策兌現的誠信度如何,扶持金額是多少等。

  第三,企業更關注能否招到人,靠近人才和團隊。在長三角和珠三角,民營經濟比較發達的一些原因就包括人才的匯聚。

  最后一點,要靠近產業鏈,靠近產業資源,完成產業鏈的整合。目前這一點越來越吸引人。我在昆山做評審的時候,遇到從新加坡歸國的兩個人才,做電機里面高速運轉的風扇,主要應用在制造業領域。后來這個公司被山東一個上市公司收購之后,廠房有富余,就拿出來做了一部分孵化器。

  這兩個新加坡歸國人才,一定要在園里面進行孵化。后來我們問他們為什么選擇這里?因為這里建了一個跟電機相關聯的產業鏈,正是我們所需要的上下游,供應鏈和市場都有,我要靠近它。

  第三個步驟,做連接,連接和整合政策、技術、產業、資本、人才等多種服務,但這種連接首先是線下,最后一定是到線上,一切的連接均需要數據化。我們用這么多年的經驗證明,用數據會帶來非常好的效果。

  比如說,在連接地方的區域服務資源的時候,對企業的服務絕對不是一個孤立的存在。我們需要政府、創業園區和金融機構等各方面的服務支持。政府能夠發揮統籌作用,能夠用政策的環境和經營的環境,尤其是用經濟杠桿,來打造一種營商環境。

  作為每一個對企業服務的服務商來說,必須要深深解讀甚至要精通政策。產業園區來發揮催化的作用,包括了各種各樣服務的導入和創業資源的整合。打造一個區域的生態環境,成熟企業必不可少,起到的強大支撐作用。

  很多地方政府,會把這一點忽視掉,感覺到以往的企業都太Low了,技術不夠高大上,要把新興產業引進過來,把原來拋棄掉。

  我個人對這種做法持有一定的看法。我認為很多東西既然能夠生存,一定有成活土壤。不能夠完全舍棄掉,所有的創新一定是在原來基礎上嫁接,而不是一夜之間冒出的。就像唐朝的詩人王灣說的一句唐詩:“海日生殘夜,江春入舊年”。也就是說,新的太陽是從昨天的海平面升起,新的一年的春天從舊的一年演化而來。

  創新也是同樣如此。為了給企業打造一個良好的服務生態環境,不可忽視那個區域成熟企業的支撐作用。

  而連接的根本在于什么?在于我們這樣的園區服務機構,連接各種資源,提升企業服務的價值。而一般情況下,我們幫助客戶提供的價值,是指市場的價值,如帶來訂單,帶來上下游整合的機會。

  但是,更多的要做一些延伸,發揮企業在產業鏈中的價值。企業做大了,能夠帶動一個產業發展。相反,當一個產業發展到一定的程度,蓬勃興旺的時候,會帶來很多市場供求機會。這個時候,有沒有一些企業通過自己的技術或者獨特的視角,能夠把這塊的市場填滿。我們是從兩方面來提升企業的產業鏈價值。

  現在我們正在做一些事情,通過整合一些世界500強和大的上市公司對技術的訴求,我們完成定向的采購,比如說關于汽車、健康養老、人工智能等一些工業級領域的應用項目,我們自己在全國的范圍內去采購。

  現在我們所合作的上市公司,千億市值的就有10家左右。這種巨大的采購計劃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,能把初創的企業、小微的企業來領進產業鏈,能夠給這樣的企業帶來一些新的市場空間。

  第四步,前面做的無論是對產品的打磨,還是進行分析的需求,包括連接資源來進行整合,最終的落地是為了分享。

  我們不是做慈善的,我們所有的出發點是在做好公益的同時,一定有自己而且事實上也有自己非常清晰的商業模式。

  這種清晰的商業模式,就是通過園區的運營基礎的從租金上獲得我們的第一桶金之后,把更大的精力放到有價值的事情上,就是通過我們專業的提升和能力,幫助客戶去解決他各種需求,最終通過投資來實現增長。

  這種清晰的商業模式,是以服務帶動投資,以投資帶動增長。分享是分享收益、成果、資源和產業的機會。

  這個分享的方式有很多種,比較顯而易見的是通過我投資他,獲得他的股權,通過企業有償的采購我們的服務,以及通過我們共同組合在一起,成立基金,再去投他的產業鏈,或者非產業鏈上做一些延伸的方向。

  目前火炬孵化集團在這塊的成效是比較顯著的,比如說在基礎的VC階段,我們跟一些天使投資、上海的股指基金開展合作。那么有很多企業對我們開展的是有償服務,包括像財務稅收、技術、頂尖產業鏈等方向,我們也和一些我們培育出來的好的企業共同成立基金,投他們一個擅長的賽道。

  當然,萬事皆由人來做,要求我們的服務團隊一定要堅持初心和夢想。這個初心可能不能那么功利性,而且對于我們創業者的需求看得懂,幫得上忙,那就是需要創過業,有經驗,有資源,有資金,有情懷,有夢想,然后我們愿意冒險,有耐心,能跨界,能鏈接,還能夠經受得起失敗。

  失敗是正常的,真正培育出獨角獸是鳳毛麟角,培養幾個或者十幾個獨角獸出來也是不容易的。

  當然,最終我們把孵化器的運營當做一個企業流量和資源流量的入口,從器到企,以及到后面的期,收益可期,夢想可期,最終實現了從孵化技術到孵化生態。

  謝謝大家!

  (文字根據現場講話整理,未經本人審閱)

【返回首頁】

德甲积分 股票涨跌的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湖北快3走势图软件 双色球专家预测 p3试机号近10期信息 秒秒彩app 无锡股票配资 山东麻将怎么打视频 查3d开奖号码 圣农发展股票分析 黑龙江十一选五近期中奖号码 天津快乐10分走势 福建快三形态一定牛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视 河南快3遗漏号码 3d过滤器手机版缩水工具